白衣天使,谁说只有女性能胜任 今天的节日,也要为他们喝彩
白衣天使,谁说只有女性能胜任
今天的节日,也要为他们喝彩
 
 
 
 
 
 
 
 
    今天是护士节,让我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一群平时不为人关注的“男护士”。护士这个历来被认为是女性专属的岗位,如今也已逐渐被充满阳刚之气的“小鲜肉”们占领了一方天地。

  记者从富阳区医师护士协会了解到,全区目前共有护士2075名,其中男护士28名,6家公立医院除妇保院以外,每家都有几个名额,占比最大的富阳一院目前有12名男护士。这些帅气的“护士先生”基本分布在重症监护室、急诊和手术室等科室,扛起了“美小护”们所不能承受的重任。

  蒋建军:13个小时连水都不能喝一口的手术,男护士更有优势

  2010年进入富阳一院ICU的蒋建军,在男护士的行列里可以算得上是“老资格”了。

  1988年出生的蒋建军,如今已经是一对双胞胎儿子的父亲。他说,在ICU工作了5年,天天与生命垂危的病人打交道,刚开始时确实觉得心理压力挺大的。

  “每当碰到5分钟前还在与你点头微笑或说着话的病人,一眨眼就成了可能撒手人寰的重病患,那种难受真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蒋建军说,有时候一个病人住得久了,每天都接触就会产生感情,病人突然走了,就跟自己失去了亲人一样,会难过好久。

  在蒋建军的记忆里,一直记得刚参加工作时的一位老奶奶,患的是肌肉萎缩症,到最后阶段呼吸都是靠机器辅助的。但她很坚强,每天强忍着气管插管的各种不适,从不抱怨和叹息。每天上班,当班护士都会跟她交流,聊聊天气和心情,谈一些她所关注的话题。时

  间久了,像亲人一样有了感情。有一天,蒋建军刚上班,就看到老奶奶的单人房间里进进出出都是人,从他们的脸上蒋建军瞬间明白了什么,他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

  说到男护士的优势,蒋建军显得非常自豪:“一台手术,连续做13个小时,别说吃饭,就连水都不能喝一口(避免上厕所)。在这样需要较大体力与韧性支持的特殊手术面前,男性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

  在ICU的时候,蒋建军就听说过手术室的护士上班经常会遇到“三

  无”:无饭点、无尿点、无下班点。“开始时以为是传言,没有那么夸张,等这台13个小时的手术做下来,我才意识到传言非虚。”蒋建军说,那是一台胰十二指肠根除及消化道再造手术,也是他到手术室以后做的时间最长的一个手术,那天的手术中,他给主刀医生递了100多根针……

  尽管这个岗位又累又辛苦,但当看到病人术后康复出院的那一刻,他就觉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近年来,蒋建军曾两次代表富阳地区参加杭州市的技能比武,分别获得一等奖与三等奖,“可见我们富阳男护士的素质也是过硬的”。

  走上男护士这个岗位已有7年,刚开始时也有人不理解,总问蒋建军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职业。但如今,越来越多的病人和家属报以的是理解与信任,许多特殊科室的护士长也喜欢男护士,因为他们大多个性豪放,为人坦诚,很多方面有着“美小护”无法替代的优势。

  孙炳儿:富阳最早的一位男护士

  完成昨天的采访,才知道1982年出生的孙炳儿是富阳最早的一位男护士。2004年,孙炳儿从杭州师范学院护理专业毕业后,经招考进入骨伤科医院工作,13年来,一直在该院的手术室当护士。

  可能是因为这些年一直在“幕后”,孙炳儿说,他没有很明显感觉到周围的人对“男护士”这类群体另眼相待,平时生活中在介绍自己工作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刻意避开,相反,老婆挺支持他的工作。目前,他已在富阳安了家扎了根,一家四口,儿女双全,生活得很幸福。

  在护理岗位10多年,内敛的孙炳儿一直记得一件事,因为这件事像一盏明灯,在他今后的工作道路上,一直起着引领和警示的作用。

  事情发生在2007年的冬天,那天雪下得很大。中埠大桥发生一起严重的车祸,开始的报告只是车受损并无人员伤亡,但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车上的乘客缺乏安全意识,都站在车后面。结果后面的来车可能是因为路太

  滑刹不住,导致了二次事故,造成人员受伤,其中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姑娘双下肢严重损毁,送到骨伤科医院时,姑娘因失血过多已经休克。

  一般做骨科手术的女性病人,都是在病区由女护士插好导尿管,做好一切术前准备工作再送手术室的。但这个病人因为病情严重,保守治疗也无法进行,只能直接送手术室截肢。

  当时的孙炳儿,刚参加工作三四年,还没有结婚,面对一个年轻姑娘需要插导尿管,束手无策的他,急得满脸通红。无奈之下,他打电话向当天的总值班进行了汇报。

  当天的总值班是一位副院长,也是男医生,他一看情况紧急,二话没说,走上前去就给姑娘插上了导尿管,然后嘱咐尽快手术。

  孙炳儿说,当时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虽然在护校只是学了男性的导尿,但女性的生理构造也是学过的,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可以做的,可自己当时一个劲儿地纠结在性别上,失去了一名医务人员救死扶伤时应有的坦然。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应该有‘生死面前,一切靠后’的大局意识,只要是抓紧时间为病人争取机会,相信病人和家属事后都能理解的。”这以后,孙炳儿顺利地跨过了这一关,并将此事牢牢地记在脑海里。

  邵凌晨:为了一身白大褂正在逐步完善自己

  1990年12月出生的邵凌晨,站在你面前完全就是个“硬汉”形象,个子高大,长得也壮壮实实的,实在无法让人把他和需要耐心、细心的“护士”岗位联系起来。

  2013年10月,邵凌晨毕业于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的护理专业,随后就来到中医院急诊室工作,成为该院第一位男护士。

  “从小到大,我就是那种特别皮的孩子,初中、高中都还要跟同学打架的,在上大学之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来做‘护士’这样一个性别特征非常明显的工作。”提起入行轶事,邵凌晨显得还有几分不好意思,他说,走上这个工作岗位,完全是因为妈妈的“威逼利诱”,在高考志愿马上要提交的最后几个小时,拗不过妈妈的他顺了妈妈的意,改了志愿。

  邵凌晨说,高考结束后,他自己填报的志愿都是建筑类的,感觉自己的个性也比较适合那样的岗位。但父母觉得学建筑将来工作不好找,恰好有个亲戚在杭州师范大学工作,建议他报考护理专业,说男护士将来会是个相对比较“吃香”的职业,就业问题也比较好解决。

  开始,邵凌晨死活不同意,一想到将来整天要与那些药瓶药罐和咿咿呀呀的小孩子打交道,头都大了。但架不住妈妈三番两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说,从东家的老大毕业后几年了都没找到工作,到西家的老二因为学的专业不好一直“赋闲”在家,到最后老妈用上了杀手锏——

  在他面前抹起了眼泪,邵凌晨才在交志愿的当天下午顺了妈妈的意,改报了志愿。不过,邵凌晨也承认,回过头去想,觉得妈妈当年的决策还是对的。

  走上护士岗位3年半,邵凌晨说自己一直在收敛脾气。他清楚地记得,工作第二年时,一个30多岁的妈妈带着孩子来挂盐水,邵凌晨发现少了一张注射单,就让她去补。谁知这位妈妈竟指着邵凌晨开骂,说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来当护士,婆婆妈妈的弄得这么多事。“当时周围很多病人和家属围观,按我以前的性格,早就撸起袖子跟她对骂了,但当时我一句都没回,只是选择默默地走开,换了个同事给她孩子挂盐水。我想,她肯定是因为孩子生病着急才这样的。”

  如今,当有人问起邵凌晨的工作时,他一般还是只愿意说到单位,如果对方不是特别追问,就不提岗位一事了。但他也在渐渐完善自己,懂得了克制与忍让,即便是为了这身白大褂。

  记者手记“5·12”也是他们的节日

  现代护理专业的创始人南丁格尔说过,“从我当护士的第一天起,我已不在乎地面上的皇冠,只在乎我是否全力以赴。”

  在又一个护士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在向“美小护”们致以崇高敬意的同时,也将关注的目光投向这些可爱的“护士先生”。尽管他们偶尔也会有牢骚、抱怨,但当他们面对那些痛苦中煎熬的呻吟、无望哀伤时的眼神,他们想到的是服务患者的责任及减轻患者痛苦的义务。这是岗位赋予的使命!

  在人们传统观念中,护士是“白衣

  天使”,甚至一度被视为女性专属,哪怕到了今天,男护士在其中也可谓凤毛麟角。但男人毕竟有体力上的优势,男护士的岗位一般都会在急诊、ICU和手术室,因为这些岗位更需要体力,对于思维的冷静和逻辑性有更高的要求。

  因为版面的关系,这里报道的只是富阳男护士团队中的几个缩影。通过他们,让更多的人了解男护士们的工作现状,聆听他们的故事和心声。我们不能忘记,今天也是他们的节日,鲜花和掌声同样要送给他们。

 来源 《富阳日报》 记者徐丽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