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丢失三年的名字 一次远在他乡的重逢
上周,富阳三院救治的一位无名氏女子写下一行字与一串号码终于揭开她尘封已久的身世之谜
 
 
 
护士长李群峰帮王林丽穿衣
张全英(右)深情地望着手握回家车票的女儿
医院医生护士、救助站工作人员与王林丽(左四)、张全英(左五)
救助站工作人员(左)护送母女俩到杭州东站
  今年60岁的张全英到现在还像做梦一般,她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了三年的女儿。

  5月8日,她被通知,富阳有个女子,有可能是她失踪了三年的女儿。已经经历了无数次失望的张全英心里终于燃起了一丝希望。在同富阳三院的视频通话中,镜头对面女子的一声“妈妈”,让张全英泪流满面。

  张全英的女儿叫王林丽,今年39岁,是个听力障碍患者,还患有精神疾病,三年前被带到富阳三院治疗,一直找不到亲属。直到近日,王林丽病情好转,用纸笔写出了家庭地址和家属电话,医院和区救助站这才联系上了王林丽的母亲张全英。5月9日晚上10点,张全英从武汉赶到了富阳三院,这才母女团圆。

  后悔当初没来杭州照顾女儿

  2014年5月10日,张全英每次想到这个日子就后悔不已。“如果我当初能够到杭州来,她可能就不会失踪了。”三年来,这句话张全英重复了无数遍。

  张全英老家在河南,早年她和丈夫离婚后就独自带着两个女儿到了武汉,以擦皮鞋为生。大女儿王林丽从小就跟着母亲在武汉街头擦皮鞋,而在她10多岁的时候,因为高烧没得到及时治疗导致失聪。随着年龄的增长。王林丽又因长期自我封闭患上精神疾病,不过开始时病情并不严重。

  王林丽在经历一段失败的婚姻后,嫁给了安徽人胡充飞(化名)。两段婚姻一共带给了她三个孩子,和前夫生的大女儿跟着母亲张全英在武汉生活,今年17岁;和胡充飞的一儿一女一个10岁一个9岁,都在安徽老家跟着奶奶住。

  2014年5月10日那一天,张全英接到在杭州打工的女婿胡充飞的电话,从电话中她得知,女儿精神病发作,竟然跳进西湖洗澡,被当地派出所民警带走。张全英远在武汉,心里急得不行,当下就决定去车站买票到杭州看望女儿。

  不过,那天张全英最终未能成行,因为当时还在上初中的外孙女拦住了她。“我外孙女说,‘如果妈妈来了,我们的生活又乱了。’就是因为这句话,我没过来。”张全英抹着眼泪说。

  当晚,张全英和女儿通了一次电话。电话中,有点清醒过来的王林丽通过丈夫告知张全英,自己要外出打工。“你都这样了,还打工,养好身体要紧啊。”张全英当时叮嘱说。

  但让张全英没想到的是,就在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女儿找不着了。在安顿好外孙女后,当天张全英就买票踏上武汉到杭州的列车,在火车上的十几个小时,对于张全英来说,每一秒都是煎熬。

  张全英没有来过杭州,不过就在那几天,为了寻找女儿的下落,她走过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最终,因为放心不下外孙女,张全英带着遗憾返回了武汉。临走之前,她特地记住了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清波派出所,处理女儿失踪一案民警的电话。

  60岁的张全英已受不住每天弯着身子擦皮鞋的工作,但为了养活外孙女,她还是坚持找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最大的念头就是打电话给杭州的警察,询问女儿的下落,三年来,她不记得自己打了多少个电话。

  失踪的女儿原来被富阳医生救了

  失踪三年,王林丽究竟去了哪?这个答案直到今年5月8日,富阳三院一位找不到家属的精神病患者写下一串文字和数字,才揭晓。

  2014年5月16日,富阳警方接到群众报警,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人闹事。警方到场后,只见一名穿着脏衣服、体型很胖的女子对着群众大喊大叫。民警将女子控制住后,询问她的家庭情况,但女子一概没有回答。交流中,民警明显感觉到女子精神状态有问题,便将她送到富阳三院治疗。

  令人没想到的是,该女子在富阳三院一住就是三年。除了精神疾病,她还被查出听力有障碍,很难与之交流。因为长期服用药物,女子一米六的身高,体重高达180多斤,身体状态也不好。

  住院期间,主治医生和护士为这名女子制定了治疗方案和饮食计划,并坚持每天和她做沟通。作为这个无名氏女子的责任护士,蔡虹对她的状况非常熟悉,只要她情绪稳定下来,蔡虹就会拿出纸笔和她“交流”。三年下来,她也不记得自己在纸上写了多少遍“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在哪里”“你的亲人电话是多少”之类的话。

  最近一年,无名氏女子的病情逐渐好转,蔡虹经常能和她“聊”上不少时间。她告诉蔡虹和护士长李群峰、主治医生倪立,她的家在安徽某村,村里还有个小店。顺着女子给出的“线索”,倪立拜托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帮忙查询,但从警方核实的结果来看,女子所说的安徽某村没有她的户籍信息。

  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无名氏女子提供的是她丈夫老家的地址,而他俩并没有真正登记结婚,所以她的户口不在丈夫村里。

  失望之余,医生和护士们没有放弃对这名女子的治疗,在他们看来,她的精神状态正在不断好转,总有一天会真正想起自己的名字和亲人。

  今年5月8日上午,蔡虹和往常一样同这名女子“聊天”,不过这次,女子在纸上写了一行字,其中有“王林丽”“河南xxxx”等,在蔡虹的追问下,她还写出了一串号码。

  医院赶紧将这些信息交给了救助站的工作人员,经过核实,的确存在“王林丽”这个人,老家就在河南某村,她写的号码是她“丈夫”胡充飞的电话。不过因为没有办二代身份证,“王林丽”的户口早就注销了,警方通过联系她“丈夫”和老家村委干部,才了解到无名氏女子的相关信息。

  当天,胡充飞就赶到了富阳,不过因为他和王林丽没有办结婚证,按照程序,不能接走王林丽,胡充飞只能打电话请来丈母娘张全英。

  将女儿带回家照顾

  为了核实女子身份的确是“王林丽”,保险起见,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让张全英发来了一张女子失踪前的照片。但是,照片上的女子身材圆润,和无名氏女子根本不像同一个人。“难道是之前的信息弄错了?”工作人员怀疑。

  当天晚上,张全英让放学回家的外孙女帮忙开了微信视频。视频通话中,王林丽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是自己的母亲,一声响亮的“妈妈”脱口而出。

  一声“妈妈”,让张全英失声大哭:“这就是我的女儿啊!”见母亲哭了,王林丽马上安慰道:“你别哭了,你别哭了。”

  第二天,张全英就到车站买好车票,于当天晚上8点多赶到杭州,2个小时后赶到富阳三院。见到女儿的那一刻,张全英一把搂住她,大哭起来。

  考虑到晚上张全英没地方住,富阳三院在病房里为她铺了一张床,当天晚上母女俩睡在一个房间里。

  5月10日,在王林丽失踪整整3年后,她穿上了三院医生、护士为她准备的一套新衣,是T恤加牛仔裤,简单却显得格外精神。在母亲的搀扶下,她离开了医院。

  在区救助站办完相关手续后,王全英决定,要将女儿带回武汉亲自照顾。区救助站为她们娘俩买了两张杭州到武汉的高铁票,还将两人一直护送到了杭州东站。

  目前在富阳三院,和王林丽一样找不到亲属的精神病患者还有29位,其中年份最长的已将近住了10年之久。就在王林丽找到家属之前,一位也是在医院住了10多年的患者逐渐恢复记忆,顺利找到家人。虽然帮助这个特殊的群体寻亲非常困难,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富阳三院和区救助站就不会放弃。(来源 《富阳日报》记者张柳静通讯员郎益强)